老人异地找人未果流浪街头

旅居养老
2019
10/17
09:55
admin
文章来源
评论
这两天的杭城,春寒料峭。却因为一次“全城找寻”,人心温暖如春。         救援的对象,是一位老人。2月3日下午3点,网友“饭团向前看”在永乐坊附近发现一位流浪的安徽老人,简单攀谈后,老人离去。“饭团向前看”随即在微博上为老人“求帮助”,不到24小时,这条微博迅速被转上万次,甚至许多名人也都加入到关注流浪老人的行列中来。         于是杭城的爱心开始接力,民警、媒体记者、义工组织、善心博友纷纷跟进,终于在昨天早上重新在朝辉三区找到了老人曹文轩,并联系上了他在安徽的家人。         今天凌晨,老人的火车已经抵达了安徽阜阳,可这份温暖却仍在一道道关注的目光中,继续扩散。         2月3日下午3点多 永乐坊         网友“饭团向前看”:看到老人流浪,谁都会想帮一把         “85岁老人只身从安徽到杭州找人未果,他身无分文一个人四天没吃没喝在杭州街头。请大家留意路边有没有这位拄拐杖、灰色围巾、戴军帽的大爷。他口齿清楚,思绪清晰。大家一起帮他回家吧!”         看到微博上曹大爷被人搀扶着上了火车,“饭团向前看”笑了,随后按下了删除键,上面那条24小时内牵动全城人的微博就此消失。对于她来说,这场爱心接力已经看到了完美的句点。“老人已经找到,谢谢大家了。”         回忆起前天第一次遇到老人,“饭团向前看”说自己就在河东路附近上班。看到曹大爷时,他半昏迷地晕倒在人行道上,“过了一会儿老人自己慢慢坐了起来,看样子不像乞讨的。”“饭团”看见老人有些虚弱,就跑去给老人买了个包子,攀谈起来。         这一聊,才知道老人是来杭州找人未果后露宿街头的。“饭团”再次起身去给老人买吃的,可等她回来时,老人已经不在了。“我其实没有做什么,谁看到这么冷的天和这么虚弱的老人在流浪,都会想帮一把。”         “饭团”写下了微博,不到24小时,转发近三万条,一场“全城找寻”开始了。         2月4日凌晨 杭城街头         义工“苍穹”:找了一夜,就想让老人别挨冻         “每个人都有变老的一天,看到这位85岁的老人却露宿街头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         老人的安危,被许多人装进了心里。         昨天下午,20多位义工开始在朝晖小区、河东路一带找寻老人,“苍穹”就是其中一位。“第一次找到了7点多,还是没有消息。”         不放心的他们晚上9点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出来,手被冻青了,脸被吹红了,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放弃。直到凌晨依然没有找到老人,失望的几个人一合计,各自回家定了闹钟。第二天一早,继续搜救。         苍穹说,昨天早上他们两三人结队,骑车在文一路、河东路和周边街道搜寻着。“这么冷的天,最要紧的是,赶紧找到老人别让他挨冻。”         直到昨天上午找到老人,苍穹的心才算有了着落,可下一步就拿起了手机,开始联系阜阳的义工。他们想得很周到:如果老人回去,第一时间要有人接应。         2月4日早上8点 朝晖三区         本报记者:一路上,有许多人跟我一起寻找         “和老人攀谈着,突然转过头,看见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,我突然感到了这座城市的温度。”         看到微博时,是晚上8点。一夜辗转反侧,早上8点,我再也睡不着。         起身出门,来到河东路后,一路跑着一路刷着微博。突然发现,一路上有很多人在问,“谁看到过一个老大爷?”一问,果然都是网友,早起来找那位流浪的老人。         8点多,微博上显示:老人找到了,就在朝晖三区。一路小跑过去,发现老人正坐在一超市旁边的花坛边,头戴绿色军帽,裹着一条灰色的毛线围巾,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拿着黑色的帆布袋,精神状态看起来并不好。他告诉我,前天晚上,他就在文晖路彩虹桥底下住了一宿。“冷,地上硌得慌。”         才一会儿的工夫,周围已经围拢了热心人。老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,我说“大爷,跟我们说说你吧。”         他开始打开了话匣子,虽然带着浓浓的乡音,但老人说得很慢,我们还是听懂了他的故事。         老人说自己叫曹文轩,今年85岁,安徽阜阳市临泉县人。6天前,因为和儿媳妇不和,他离家出走,被一个热心的老乡从老家带到了杭州。曹大爷说,自己想来找一个故人。         可惜故人没找到,身无分文的他只能选择流浪。“走到哪算哪,累了就靠墙歇歇。”我看到曹大爷的眼睛里都是血丝,他说已经很久没睡个安稳觉了。“到杭州五天了,都睡得不好。有人把我带去过救助站,我不想麻烦大家。”         2月4日下午3点 踏上回家的路         老人握着记者的手说:杭州人真好,杭州这座城市真好         昨天中午,朝晖派出所的值班民警都发动起来了。大伙儿的愿望其实是挺朴素的:年都没过完,可别让老人在这冷风里冻着。可是,不知为什么,每次说起家里人,老人都会黯然地低下头。         我们联系上了老人的老家,村里希望老人回去。         “曹大爷,您想回家吗?”         老人看着我们的眼睛,终于点了点头。我们决定给老人买一张回乡的火车票,送他回家。         11点半,到了饭点,大家给老人点了一份热腾腾的面,看得出老人吃得很开心,不停地说着“好吃好吃,谢谢你们。”         在杭州一家媒体工作的安徽人周先生大老远地从石祥路家中赶过来,他说想帮帮老人:“我老家在安徽蒙城,和老人算半个老乡吧,我也希望尽一份自己的力量帮助他。”         去火车站的路上,好心的路人给老人送来了拐杖;         有热心的网友塞给了老人车票钱;         有人买来了包子和矿泉水,火车站的工作人员送来了橘子…… 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爱心从四面八方涌过来,老人被感动了。对着赶来送行的网友,他不停地作揖,甚至好几次想要跪下去。他拉着我的手,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有些沙哑:“杭州人真好,杭州这座城市真好。”         在城站工作人员的帮助下,我们帮老人买到了去阜阳的L594次列车的卧铺车票。考虑到老人年纪大了,走路不方便,车站工作人员还特地给老人准备了轮椅,一路将老人推到列车前,搀扶着老人上了车,并为老人安排了下铺。         下午3点,列车缓缓开动。火车外的我们,挥手祝福。火车里的老人,作揖挥别。         回家了!         今日凌晨,曹大爷抵达安徽阜阳         家人和县民政局均表示,会接老人回家         今天凌晨零点10分左右,载着曹大爷的L594次列车终于抵达了阜阳站。         曹大爷的精神不错,其实刚上车老人就睡着了。连续五天的饥寒交迫,让老人疲惫异常。温暖的车厢里,他享受了这个星期以来最安心的一次睡眠。“起来吃了两碗面,全身暖呼呼的,实在太感谢你们了。”一路上,老人总忘不了杭州的好。         曹大爷在列车员的搀扶下走下列车,当地媒体、阜阳义工的两位代表已经早早等在了月台上。不过很可惜,原本说好要来接人的曹大爷的大女儿,因为记错了到站的时间来不及赶到。不过电话那头,大爷的家人保证:早上一定会到阜阳来接老人。有了家里人的消息,老人的兴致很高,并没有太失望。         截至记者发稿,媒体和义工已将老人安顿在了附近的宾馆里。         此外,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民政局李局长在晚上10点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虽然老人家一直坚称自己当过兵,来杭州是找战友的,可是在县退伍军人档案中并未有老人的相关信息。“不过也不能排除资料遗失的情况,明天我们会派人接上老人直接送到他的家中,并了解一下情况。如果老人家里确实困难的话,将会给予相应的补助。”(记者 刘栋 胡大可)         曹大爷的女儿:         谢谢所有帮助我爸爸的人         几经周折,我们终于联系上了曹文轩老人的小女儿。 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又到杭州了?”今年45岁的曹女士一口乡音,叹了一口气。她说过年的时候,自己刚刚从杭州把老人接回老家,没想到才这么几天,老人又一次到了杭州。 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总是到处走的。”这一点,从管辖老人住地的安徽临泉土陂派出所那里也能得到佐证。昨天值班民警说已经好几次接到过找到曹文轩老人的电话,有的是民警,有的是救助站工作人员,更多的是好心人。         对于父亲为什么要到杭州,曹女士所知道就是老人嘴里总念叨着“我要找XX”,她猜测父亲可能是要找自己的老朋友。可她也不知道父亲总是念叨的到底是谁。         曹女士告诉我们,曹家人丁兴旺,曹大爷有四子四女。“我爸爸在老家一个人过的,我妈妈去我弟弟家带孙子了。”现如今,四子四女分散在全国各地打工。         “谁来照顾老人的生活呢?毕竟,老人都已经这把年纪了。”记者很自然地问。         曹女士只说,有时候父亲会住在自己的家里。“老人年纪大了,耳朵有点不好,反应比过去慢多了。”         曹女士听说了许许多多的杭州人帮助了自己的父亲,心中很是感激,她说:“感谢杭州所有帮助我爸爸的人。”这句话,几乎是每隔几句,她就要说上一遍。         在问清了老人乘坐的火车之后,曹女士说会让自己的三姐去接站。 责任编辑:by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养老信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6月12日,在上海举行的2019中国养老机构发展暨长三角养老一体化高峰论坛上,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安徽三省一市民政部门签署了推进长三角区域养老一
旅居养老
  幽幽青山,淙淙绿水,被誉为“中国山水诗摇篮”的楠溪江孕育出了远离尘嚣、亦耕亦读的古老村落,也印证着温州永嘉的悠久历史。  楠溪江畔有个芙蓉村  唐代诗人
旅居养老
  北京的春色在京郊绽放得分外美丽,一拨又一拨游客纷至沓来,流连忘返。近年来,本市加大乡村游供给侧改革力度,发挥优长,力补短板。记者近日深入本市十余个村落探访发现,北京乡村
旅居养老
  中国自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以来,截止到2018年中国老龄人口已达到2.4亿,到了2050年老龄人口将达到4亿,就目前重庆老龄人口已达到705万人。中国从进入老龄化到深度老龄化只
旅居养老
  斯里兰卡,古称“锡兰”,简称兰卡,是位于印度洋中的一个岛国。因为其被印度洋环抱,所以也被称为“印度洋中的一滴泪”。  旅行最难的,莫过于决定出发的
旅居养老

相关推荐

3